首页 / 久久精品 / 如何评价电影《阳光普照》

如何评价电影《阳光普照》

一个很小的点,大儿子阿浩(许光汉许饰演)和女孩在公交车站的司马光的故事,来自台湾作家袁的短篇小说《孤独的游戏》中的脆弱故事部分。原文如下:

在我心底埋藏了一个故事,我从来都不告诉别人。
我之所以不曾跟别人提起,并不是因为它是个多么了不起的故事;相反地,它是一个很单调、很无趣的故事。我一直保留这个故事,主要是想让我心中的困惑有一个容身之处,并没有别的理由。另一方面,因为这是一个古老又平凡的故事,我只好很神秘地、小心翼翼地把它包裹起来,使它成为一个值得收藏的东西。
这个故事经常以几个简单的画面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一开始,几个古代的小朋友在庭院里玩迷藏,他们乐此不疲,不时地发出愉快的笑闹声。后来,轮到一个叫司马光的小男孩当鬼,很有风度地背转身去,用手臂遮住双眼,然后倚在一根石柱上。他慢慢地数着:“一二三”他刻意数得很慢,好让他的同伴们可以有充分的时间躲藏起来。直到完全听不见任何声响的时候,他才慢慢地放下手臂,转过身来,面对一个完全不同的景象:庭院里原先的人全都不见了, 嘈杂声也都沉寂 了,连树叶也是静止的 他开始向四周觅去,热切地想要一一找出他的同伴们。他是一个敏感又坚强的小 孩,很快地,他一一发现了他的同伴们,并且把他们逮出来。当所有的人都重新聚集在一起,并且鼓噪着要再继续游戏时,司马光却坚持说还有一个同伴尚未出现,还没被他找到。他的同伴面面相觑,不知所云。他们又重新清点了一次——一个也不少;可是司马光不以为然,他一定要把那位失踪的同伴找出来之后,才肯继续玩捉迷藏游戏。渐渐地,所有的人都被他坚定的态度说服了!于是他们尾随在司马光之后开始搜寻了起来。
下一个画面来到一个大水缸前面 这是一个很大很厚的水缸,那是一种古时候放在庭院里接雨水,以备消防急难之需的贮水槽。它的高度超过一个小孩子,所以他们一行人从水缸外面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有人提议爬到树上去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也有人热心地要去找梯子来;这时,众目睽睽之下,司马光很勇敢地拾起地上的一块大石头,把它高高举起,使劲地往水缸中心最脆弱的地方砸去…….柱从破裂的缺口泉涌而出,泼洒到地上,才一-瞬间,他们清楚地看见水缸里的确是有一个人,他撑起双手在水缸内旋绕了几圈,然后顺着水流被冲到湿答答的地面上,面朝下,身上沾满了黄色的污泥。看到眼前这个身上没穿半件衣服、光着屁股发抖的小男孩,大伙儿开始忍不住惊呼大笑起来,连司马光也洋洋得意地笑了;不过,他的笑声只维持了一下子。藏在水缸里的小男孩狼狈地从地上站起来,当他把脸上的污泥抹掉时,所有的笑声都戛然而止。赤裸的小男孩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露出一双空洞的眼球,他长得和司马光一模一样。所有的人好像看见鬼魂一样开始四下逃散,只剩下司马光一个人怔在原地,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
这就是我一直埋藏在心中的故事,和时常出现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几个简单画面——一个脆弱的故事。
——袁哲生《寂寞的故事》1998年11月如何评价电影《阳光普照》插图袁的描述和电影中的台词差别不大。我觉得这部电影也是对袁的致敬,因为他在2004年自杀了,我也觉得大儿子阿浩有袁的气质。最后他也自杀身亡,大儿子的灵魂出现与父亲相遇的情节也与“孤独游戏”不谋而合,即捉迷藏。

我的大儿子阿浩,是一个学习成绩好,长相好,在外人眼里什么都是的男孩。他选择复读,因为他没有考上他最喜欢的学校。事实上,阿浩的个人世界相当复杂,而在这些故事和语言的背后,还有一个更值得解读的形象。

如何评价电影《阳光普照》插图1如何评价电影《阳光普照》插图2

让我们从阿豪和女生去动物园这一段的独白开始:让我们从阿浩和女孩们去动物园的独白开始:

这个世界,最公平的是太阳。
不论纬度高低,每个地方一整年中,白天与黑暗的时间都各占一半。
前几天我们去了动物园,那天太阳很大,晒得所有动物都受不了,它们都设法找一个阴影躲起来。
我有一种说不清楚模糊的感觉,我也好希望跟这些动物一样,有一些阴影可以躲起来。
但是我环顾四周,不只是这些动物有阴影可以躲,包括你,我弟,甚至是司马光,都可以找到一个有阴影的角落。
可是我没有,我没有水缸,没有暗处,只有阳光,24小时从不间断,明亮温暖,阳光普照

这段简短的独白写得相当好。再加上电影摄影,阳光和阴影的对比,这一段简直完美。为什么司马光那么肯定还有一个孩子没有找到,为什么最后找到了自己?其实在我的理解中,这个故事指向一个问题:无论是《孤独游戏》还是《阳光灿烂》,我都是如何与自己相处的。

只剩下司马光一个人怔在原地,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

司马光不怕鬼之类的。司马光害怕不能和自己好好相处,所以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孤独的游戏》其实是讲述自己少年故事的叙述者,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联想。除了司马光,还有阿姆斯特朗(阿姆斯特朗,台湾翻译)和吴刚。这部分后面有一段话,可以作为解读的参考:

此刻,阿姆斯壮心中浮现的,不是他家人的面孔,也不是训练阶段的生活,或是总统先生会餐时侃侃而谈的模样。他想起曾经在某个月圆的夜晚,从太空总署的天文望远镜后面,看见月球上的吴刚渺小地站在巨大的桂树前,不停地挥动沉重的利斧,向桂树砍去。桂树随砍随合,吴刚面无表情,汗如雨下。想到自己正朝月球飞奔而去,阿姆斯壮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此时,阿姆斯壮的同胞们围挤在电视机旁,面露坚定的神情,看着疾速奔驰的火箭,就像司马光看着自己掷出的大石块那样,向月球——或者,向他们自己——用力砸去。

阿姆斯壮的登月、吴刚的砍树、司马光的砸缸,在袁的故事里有着不同的含义。其实他们都是孤独的人。阿姆斯特朗在浩瀚的月球上感受宇宙的历史氛围,这是人类探索未知的一大步。宇宙是浪漫的,银河是耀眼的,星辰是饱满的,但都是关于宇宙之美的,泰空,在我看来,归根结底是孤独之美。阿姆斯特朗是孤独的,因为他独自登上月球,独自看着未知的天空。吴刚也是孤独的,他没有嫦娥;司马光也是孤独的。他只能面对自己。

所以在这里,这些故事的应用是讨论我们和自己之间的关系。向月球发射火箭、吴刚砍树无数、司马光摔缸,都是对抗孤独的选择,阿浩自杀、袁自杀也是如此。可能是不负责任,但其实他们的选择是他们所处环境带来的“24小时不间断”阳光的结果。结果是,我们越来越不知道如何与自己相处,如何面对自己。

父亲在梦里遇到了阿浩,阿浩说我要走这条路。事实上,这就是覃浩故事的结局。对覃浩来说,死亡实际上是一种解脱。他不再需要背负这么多的负担。他想走另一条他想走的路。为什么这个“捉迷藏的孤独游戏”会孤独?因为在游戏中,我们设置了寻找它的人和隐藏的人。但是这些故事给我们的问题是,寻找它的人不需要被找到吗?看似满嘴,但我想表达的是,在社会中,我们每个人都在寻找很多东西,我们付出了很多,但最终,我们回到了自己,我们去了哪里?

《孤独游戏》最后一句是“我还记得他们藏起来之前的样子”。这是为了找到他们,记住他们的样子。第二,玩捉迷藏之后不要忘记人本来的样子。事实上,我认为我们也在否认我们的许多行为。也许那些行为没有被别人理解和接受。三是冻结内存,锁定在最佳状态。

《阳光灿烂》里的故事并不新鲜。是台湾省文艺非常喜欢讨论的一个家庭故事。当然,这些电影和文学不仅仅是关于家庭的,因为家庭的核心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些作品相当精致,台湾省的文艺在一定程度上与日本息息相关,比如小津安二郎到台湾省拍电影,侯孝贤到是枝裕和拍电影。我很喜欢这些作品,因为它们通过撕掉所谓文艺的表象,展现了不同人的生存状态,说实话,台湾省电影这几年有很多好的作品,比如大佛普拉斯、血观音等。这些作品有很强的艺术表现力,同时又能深入很多问题,而且朴实无华,没有那么高贵厚重,能沉入电影。mainland China很少有导演能做到。我最喜欢的部分是我最小的儿子在桥上跑步的部分。配乐让整个场景更有感染力。所有的沉重、纠结和争执似乎都在这一次奔跑中消散。太阳不再沉重,阴影不再阴沉,一切都丰盈动人。

如何评价电影《阳光普照》插图3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安南娱网络传媒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anyu.com/qyl/8179/

青娱乐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