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久久精品 / 最后的温柔

最后的温柔

最后的温柔插图火中充满了火,燃烧的房屋,燃烧的树木,燃烧的草原,燃烧的衣服,呼喊,诅咒,和声音。有的人在地上打滚,有的人跪在地上祈求上帝给他们一条出路。

到处都是奔跑的人们,燃烧的火焰,小光走在人群中,看着他们咆哮,看着他们痛哭,看着房屋倒塌,整夜燃烧。

过去熙熙攘攘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变成了一片荒芜黑暗的土地,一层层的尘土和烟尘夹杂着风声。

一阵风吹来,仿佛能听到人们的哭声。小光躺在床上流汗,扭动着身体,睁开眼睛,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和温暖的阳光。

捂住跳动的胸膛,睁开一双有孔的眼睛空。在哪里?为什么他总是梦到火,火里的人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小光摸了摸他湿漉漉的头发,眼里含着泪水。他流泪了。

小光疲惫地站起来,摇了摇头,走到水池边洗了把脸。他苍白的脸出现在镜子里。小光把手放在水槽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疑惑着,发生了什么事?半年来我一直重复着那个梦。

坐在车里,看着窗外的风景,昏昏欲睡,他觉得很累,当他闭上眼睛时,那是一团炽热的火。他感到莫名其妙的害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一场梦吗?

小光躺在座位上,摇摇晃晃地闭上眼睛。他的耳朵里有噪音。早上在城里,每个人都在忙着去上班的路上。小光也是。他有一份普通的工作,一栋普通的房子,一个普通的家。他的父母是普通的劳动人民。他们非常爱他。他非常爱他们。

但是,每当我和父母说起梦和梦里的火,父母的眼神就渐渐变得复杂起来,尤其是微微颤抖的母亲,眼神里带着不一样的情绪。小光不明白眼神中蕴含的深刻含义,但他的心莫名其妙地疼,他也说不出为什么会这么痛。

我父母提着行李箱走出家门,小光追着车跑。我父亲说家里有东西。然而,前一天,我父母说他们会和他多呆几天。为什么一天后他们改变了主意?他们走得如此匆忙,以至于我母亲低下头,一句话也没说。

最后的温柔插图1从童年到童年,小光都是母亲手中的宝贝。妈妈给他讲故事,带他去商场买衣服,带他去溜冰场,带他去游乐园坐旋转木马,带他去餐厅吃好吃的。

一点一点似乎就在昨天,但妈妈变得冷漠,不想再看他一眼。他看到了她颤抖的双手、复杂的眼神、仇恨、怨恨和隐隐的恐惧和恐惧。

小光确信他没有错。他的工作是研究人们的表情,探索人们的内心。不管他是多么强大的主人,他都能让他藏起来。他还想知道他母亲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不能把学到的东西运用到他一直尊敬的母亲身上。

开始用手机和妈妈聊天已经半个月了。每天和妈妈聊天,说早上好,晚上好,思念,妈妈不回。曾经,一点一滴的劝诫仿佛是一场梦。

小光害怕黑夜,而黑夜即将来临,这意味着他必须做梦,梦见火,梦见凄厉的哭声,小光正站在火中,而小光在火中还是一个五岁的男孩,面无表情,没有哭泣,没有怜悯,只有冷漠。

每次从梦中醒来,不应该是五岁男孩的表情。小光翻看相册。有一张他五岁时的照片。图中,他笑容灿烂,穿着小t恤、短裤和一双白色运动鞋。

照片中,妈妈穿着一件带小红花的连衣裙,脸上有一丝淡淡的忧伤。在另一张照片中,还有一个五岁的男孩。我妈妈说是他的双胞胎弟弟英年早逝。每当他问起他哥哥失踪的事,我妈妈总是哭着什么也不说。

相册里有弟弟出生时的照片,但是有他一岁时的照片,但是没有他的照片。他的照片是从五岁开始的,他妈妈说他小时候的照片在他搬家的时候丢失了。小光当时还嘟着嘴不高兴,说他妈妈脾气古怪。

小光捡起他哥哥的照片,仔细看了看。他发现他哥哥长得不像他。妈妈说他哥哥长得像他爸爸,他长得像他叔叔。

小光拿起自己的照片,开始和父母年轻时的照片进行对比。眉毛、鼻子、嘴巴和耳朵是不同的。小光想到他叔叔在他脑海中的样子,好像他叔叔和母亲长得很像。小光打开手机,翻遍了他在祖母家拍的全家福,里面有祖父母、叔叔、阿姨和叔叔,还有表兄弟姐妹。

小光看着大家的样子。他们长得不像他。他甚至看了看稍微亲近一点的叔叔和亲戚,发现他们一点都不像他。就连小光也走遍了隔壁的邻居和他父母认识的所有朋友,好像没有一个人长得像他。

小光使劲敲打他的头。他五岁之前没有任何记忆。他的母亲说,他小时候头破血流,五岁前就失去了记忆。小光拿走了相册。他认为在他五岁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最后的温柔插图2小光跑到他父母的房间,开始在每个角落翻找。他在床下发现了一根酒红色的头发。他知道那是他母亲的头发,他来看他时染的。

冲出家门,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颤抖。真的是他想的那样吗?他不是他父母的孩子。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否则,他的父母不应该知道他的梦想,匆忙离开。汽车在路上行驶,小光的心微微颤抖。他祈祷他认为是错误的。

当我分发头发的那一刻,小光突然大哭起来,仿佛他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量,瘫倒在沙发上,无法抬头看天空,仍然恳求不要成为他所想的那样。

然而,当事情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发展时,他看到了他不想要的结果。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眼里噙满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突然有踩油门的冲动,交警冲上去拦住了他的车。

坐在椅子上,眉毛垂了下来,对面的交警也对他进行了严厉的教育。他一句话也听不见,只是看着交警开合他的嘴,他眼前一黑。

当我再次醒来,这是新的一天。当我躺在床上时,我的眼睛是白色的,我的鼻子充满了消毒剂。小光无力地躺在那里,三个字在我头顶盘旋,“我是谁?”

爸爸提着保温桶,从里面倒出一碗热气腾腾的鸡粥递给他,满是关心和尴尬的样子。小光看着爸爸,想问点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两个人都没说话。

喝着热粥,闻着熟悉的味道,小光能分辨出这是他妈妈做的,但他妈妈没有来。小光张开嘴想问为什么他妈妈没来,但他没有问。

和以前一样,爸爸帮他放下枕头,掖好墙角,摸摸头发,说:“去睡吧,快醒醒。”

小光的手紧紧地攥在被子里。小光看着父亲的背,他的背微微弯曲。小光知道,在他和父母之间有一扇看不见的门,他的内心非常痛苦。

最后的温柔插图3躺在那里,看起来很孤独,我把头埋进被子里,想着我的心。我渐渐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他感觉到一双手掐着他的脖子,耳朵在咕咕叫,那是无尽的仇恨。

小光睁开眼睛,看到一张陌生的脸,上面布满了伤疤。他的眼睛产生了无尽的仇恨,嘴里喊着“去死吧,去死吧……”

小光举起双手,拍打着女人的胳膊,不停地挣扎。他发现自己的胳膊很软,手像面条一样打在女人的胳膊上。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女人痛苦地掐着他的脖子,用尽了力气。

小光想问:“你是谁?”他不能说话或发出声音。当他以为自己的生命会停留在29岁时,医生走了进来,把女人推开。有人喊警察,那女人还在挣扎,大吼着,“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很快,警察来了,把那个女人带走了,我妈妈也带走了。她没有看他,而是恳求警察放了那个女人。小光感觉到她脖子上的掐痕。他真的希望这是一个梦。我妈妈实际上在粥里放了药。我妈妈也会杀了他吗?

小光不想相信,但这都是真的。小光躺在床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全身冰冷,他的心似乎被扔进了冰里。

妈妈回过头来,带着无尽的仇恨咆哮道:“二十三年,我怎么没看出来?我太傻了。”

小光正躺在床上。为什么呢?他想知道为什么,去看医生、专家和警察,他想知道真相。

最后,一名警察接待了他。这位警察60多岁了,已经退休了。他看着他说:“你的眼睛看起来像你的父亲,”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发黄的照片和一封发黄的信。警察叹了口气,“毕竟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照片中有一个三口之家。中间的男孩是小光,五岁。左边是他的生父,右边是他的生母。他的眼睛和亲生父亲一模一样,带着一丝悲伤。他的生母很漂亮。小光看起来像他的母亲。

小光的眼泪滴在信纸上。“孩子,我宁愿你一辈子都不知道我的存在,幸福地生活到老……”

小光看着这短短的一页。原来梦里所有的场景都是真实的。是爸爸烧毁了村庄,那里所有的草和树,无论老少,都死于这场大火。刺耳的哭声是爸爸妈妈的哭声。他们5岁的儿子在火灾中丧生,但他们半年后收养了他,没有记忆。

是命运吗?还是命中注定的爱情?小光突然大哭起来。警方只是说,23年前,他的生父被枪杀,生母失踪。没有人知道她的生母去了哪里。小光突然大哭起来。

警方表示,为了保护他,生父知道自己犯了罪,快要死了。他想烧死他的敌人,保护他唯一的儿子。最后,整个村庄被烧成了平地。

最后的温柔插图4小光敲打着他的头,但他完全记不起来了。医生说他可能被催眠了,也可能因为太害怕而失忆了。这不容易记住。小光躺在那里,闭上眼睛,滑落一滴眼泪,心里说:“算了,我没那么勇敢,我不想面对。”

走进精神病院,他看着脸上带着伤疤的女人用仇恨的眼神看着他,喃喃自语,哭着笑了一会儿,小光轻声说:“对不起。”

那个女人仍然那样看着他。医生说那个女人脸上的伤疤是火灾留下的。大火夺走了这个女人的丈夫、儿子和公婆。没有人幸存。女人有时清醒,有时疯狂。最近,他们不停地喊着复仇,复仇。

小光不知道如何面对它。他坐在长凳上,看着一个女人蹲在地上拿着树枝,像孩子一样逗弄蚂蚁。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长发,白裙。只是那双带着仇恨的美丽的眼睛。小光想上前抱住她。小光的腿僵硬了,站不起来。他看到女孩把女人从地上拉起来,用纸巾擦手上的灰尘。太温柔了。她打电话给一个女人的母亲。

小光坐在那里,好像听到了心碎的声音。这个女孩是小光心中的白月光。他一直在等那个女孩的回答。这一刻,小光知道这个女孩永远不会接受他。女孩恨他,他的生父让女孩的家庭毁灭。

小光捂住胸口。他感到无法呼吸。他似乎无法呼吸。他的手机抖在一边。他打开屏幕,看到了父亲发来的信息。“你好好生活,就当我们是陌生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安南娱网络传媒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anyu.com/qyl/7023/

青娱乐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