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久久精品 / 电影阅读:故事的模式

电影阅读:故事的模式

几年前,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了一次课外活动。这是英语夏令营。其实我们救了这群孩子去奉贤的一个军训基地实习。于是到了午休时间,在满是汗水和泡面的八人临时宿舍里,男生们展现出了神奇的力量,从鼓鼓囊囊的书包里拿出了手持设备、溜溜球、皱巴巴的钞票,呼喝的声音一直传来。在这些东西中,我只被一本吉美的漫画书吸引——我这一代的男孩永远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在吉美漫画中,台湾漫画家周宪宗的《折纸战士》正在连载中。第一句话——这个故事几乎立刻吸引了我的目光,我停不下来。

在向拥有这部吉美漫画的土豪学习,并借了十几次之后,我已经知道了《折纸勇士》第一话的故事,突然萌生了自己创作故事的想法。于是,在一次练习间隙,我抓到了一个看起来很老实的同学。

“嘿,我给你讲个有趣的故事。”

“好,说来听听。”

于是,受读《折纸斗士》的启发,我兴致勃勃地给同学们复述了一个“自己”的故事,但没有找到。借用我的“吉美漫画”的土皇帝总是被人嘲笑。

听完这个故事,老实的同学怀着极大的兴趣离开了。土皇帝走过来说:“你抄了折纸武士。”

“……”

我一时语塞,因为我在讲故事的时候发现了自己,我的故事其实和折纸战士几乎一模一样。他是对的。

“那又怎样!”我翻了个白眼,赶紧跑了,因为学生们不可能知道“抄袭”的故事!

但是,当时嘴巴硬,心里却很窝火——明明没有感觉自己在抄袭故事,但是为什么我说的东西跟《折纸勇士》那么像?

当然现在我明白了,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因为我当时没有讲故事的任何技巧和积累,更是因为我不明白叙事领域最大的一个创作问题:故事模式

《折纸勇士》的阅读在我的脑海中产生了强烈的刺激,正是因为它的开篇故事满足了一个小学生(或更多人)埋藏在我心中的愿望:平凡生活中的超能力和幻想世界的突然到来。小学四年级时,我被“超能力突然降临”的故事模式击中,所以复述的故事无法跳出这个圈子。再加上一些故事细节的模仿,当地的同学当然会一眼看出抄袭。当然,故事模式的重复本身并不意味着抄袭。相反,故事模式的运用实际上是叙事作品在创作中的常态。

比如最近的爆款作品《要死要活》,其实是一个比较成熟的作品类型;体裁作品的特点之一是有相对成熟的故事模式。《药神》中的主角从一个颓废的中年人变成了平民英雄。我们可以从《辛德勒的名单》、《辩护人》等多部名著中看到这个故事的影子。看精进,我们会发现“平民英雄”的塑造来源于所谓“英雄血统”的消解,即“凡人”对“成神之道”的描绘,有缺陷的凡人通过审判成为我们叙事体系中最终的“完美人”(或者尼采所说的“超人”,当然只是在这个叙事体系中),而这种类型的叙事。

除了英雄的设计,《药神》的故事走向和叙事方式也是类型化、可追溯的。我们可以把这些方法称为“模式”——主人公的家庭是不幸的,(他的情感缺陷/如经济等客观问题/情感关键点)面临着巨大的困境,从个人自私的角度来看,他获得了最初的成功,产生了曲折和困难,改变了他的性格,完成了他的弧线。从这个角度来看《药神》的故事模式,我们会发现其实这种模式不仅仅是在平民英雄的叙事中——它的范围似乎更广。

比如我们看漫威漫画系列电影,这几年美国电影界的杰作,会发现钢铁侠、美国队、雷神、银卫,包括蜘蛛侠、黑豹等。都在发展相似的故事模式。我们都可以看到主人公最初的困境,他的变化和问题,以及最终的解决方案。“英雄”的叙事模式如此普遍,我们几乎甚至可以用它来概括世界上一半以上的主流电影:对这种类型的故事进行了透彻的分析。追根溯源,其实这是一个“耶稣审判”的故事模式,背负十字架的人最终成为“上帝”;现代社会的资本主义精神为故事增添了勤奋、人性、重视家庭、强调所谓主流价值观的精神取向。可以看到,现代电影的故事模式可以追溯到相当遥远的源头。

回到故事模式本身。我们可以看到,故事模式在电影等叙事作品中广泛存在,有些故事模式甚至可以追溯到极致的源头。那么,故事模式为什么会产生呢?有人认为故事模式来自于故事形式的固定,也就是说,当一些故事成为经典时,它们的故事形式就成为一种常规的技巧和方法,这也就成为一种模式。模式之所以固定,是因为它满足了观众的欲望,被更广泛地推崇。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文化传承的自然选择。现代叙事学理论家们不断尝试去发现故事模式中流传下来的内容有着怎样的魔力,并取得了不少成果。

电影艺术中有一个形式的例子:形式和风格。让我大致重复一下:当我们看到序列的第一个元素“A”时,我们可能会怀疑它是否是字母表;然后,当序列继续时,我们看到了“AB”,这似乎验证了我们的判断,我们得到了满意的结果。然后,“ABA”却给我们展示了“C”空的预判,然后我们迷失了,但我们又好奇了,那就是接下来会怎样?于是“ABA……”的悬念产生了,序列变成了一种有形式感的模式。

因此,或许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药神》这样的体裁故事模式。它可能是一种已识别的有效序列模式。观众在看的时候是处于一个安全的悬念之中,因为你几乎无法不预测故事的走向,而是一直期待下一个故事元素,直到序列结束,故事结束,你得到你期待的结局。

如果要详细分析故事模式理论,那么有太多需要讨论的地方,但不适合本文。总而言之,从十几年前看《折纸斗士》的午休开始,我就一直在不断思考。为什么这么精彩的故事总是那么相似却又那么精彩?其实问题的核心还是“人”。

不管故事模式有多精彩,其起源最终都是人物的行动和动荡,因为人性会在故事中做出固定的选择,人性促使观众期待故事的走向,人性促使观众以固定的套路欢迎故事。《药神》中的永成一开始能赢得观众的同情,是因为他满足了人性中“人无完人”的本性。因为满足了人性中“逐利”的本质,他的自私行为也能得到观众的认可。因为它满足了人性中“爱”的本质(对于儿子来说),得到了观众的认可…类型片不是以故事为中心,而是以明星(或个性演员)塑造的人物为最重要的核心。这是因为类型片故事在岁月的不断打磨中早已是一种固定的模式,而模式来自人性本身的选择和特征,所以人物的站位才是类型片最重要的。

最后,其实故事模式有时候是一件让人沮丧的事情:你拍的东西总是在模式里,怎么能不觉得压抑呢?好像拍过的东西都是有人做的,拍东西的标准那么死板…其实或许,答案还在人性——我们可以在类型化的故事模式中看到人性的普遍性,那么我们也应该可以在更多突破性的作品中看到人性的独特性和深刻性。当你寻求故事本身的曲折和独特时,你可能已经离这个世界越来越远;当你真正理解了人性本身,让人物展现出自己深刻的个性时,或许故事已经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毕竟,最近的事件告诉我们,现实中的人总是比故事中的人更复杂,更可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安南娱网络传媒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anyu.com/qyl/6208/

青娱乐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