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久久精品 / 《蜻蜓之眼》:我们每天都会被监控摄像头捕捉300次

《蜻蜓之眼》:我们每天都会被监控摄像头捕捉300次

“通过像蜻蜓眼一样侵入我们生活的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来看世界,本身就是一种类似中国画散点透视的视角。凡是我们通常不会注意到的,把过去和未来联系起来的,由无数个微妙的巧合组成的,包括在快速发展的社会进程中丢失的复杂细节,都将是看不见的。”

蜻蜓之眼

采访:儿童整理:沙丘

当今社会,每个人平均每天被监控摄像头拍300次,一个叫蜻蜓的女孩也不例外。

她有一张独特的脸,早年被送到寺庙,保持着不被红尘污染的自然气质。因不满寺庙的变化而回到了人间。在奶牛场工作时,她遇到了技术员柯凡。柯凡爱上了蜻蜓独特的真实性,热情地追求它,并为她进了监狱。出狱后,她到处寻找消失在人山人海中的蜻蜓。固执的柯凡认定网络名人晓晓是一只蜕变的蜻蜓。肖也因“网络暴力”失踪。柯凡错过了救晓晓的机会,他懊悔不已,变成了过去蜻蜓的形象…

这是艺术家徐炳的第一部电影《蜻蜓之眼》的故事。这是一部既没有摄影师也没有演员的故事片。它的图像都来自公共监控录像。

根据生物学,蜻蜓相对于它们的大小有两只非常大的复眼。每只复眼由20000到28000只小眼睛组成。复眼的上半部分看远处,下半部分聚焦近处。复眼是蜻蜓赖以生存的王牌武器。它依靠它们来获得周围环境的每一个细节的全景,它随时等待机会。

蜻蜓之眼显然是一个隐喻,那些隐藏在日常生活阴影下看似不起眼的监控摄像头,其实就是人类社会的“蜻蜓之眼”。它们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锐利、巨大的复眼。在他们面前,似乎一切有情众生都变成了蚊蝇这样的微小生物,永远逃脱不了被跟踪、被蒙蔽的命运。

《蜻蜓之眼》:我们每天都会被监控摄像头捕捉300次插图导演访谈

孩子:听说这部片子全是监视器拍的图像。从这么多图像中找到镜头真的不容易。我想了解一下这部电影的创作。

徐炳:这确实是一部没人拍过的故事片,没有太多经验可以借鉴。很多人经常会问,是先有剧本还是先有素材?其实是我先有了这个想法。因为看到了一些监控画面,我决定把它拍成故事片。我觉得如果我做出这样的作品,它的实力会很强。这部电影没有摄影师和主演。如何推进这个故事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我们从一个简单的剧本开始,专注于整容手术。为什么整容是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避免没有主角,所以整容可以变成一会儿这个样子,一会儿那个样子,这是最初的一个初级想法。其实后来整容的主题变化很大,但核心主题一直都和监控有关,就是我们看不到的东西,看得见的距离是多少。

《蜻蜓之眼》:我们每天都会被监控摄像头捕捉300次插图1有了这样的剧本,再找对应的画面。找图片真的很难,有些镜头是找不到的,所以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基本上都是先找图片,然后改剧本,再改剧本之后再找图片,这是一个来回走的过程。比如监狱里的剧本很有意思,但是我们真的找不到太多监狱的画面,就直接把监狱部分空给他,给电影增加了一层意义。这是监狱应该有最多摄像头的地方,但是在监狱外面,因为摄像头太多了。

孩子:电影中使用的监控视频剪辑是如何收集的?

徐炳:当我第一次有这个想法时,我就开始收集监控材料。当时的收藏主要是通过一些关系,比如保安的朋友。因为这种东西流不出来,达不到我需要的材料量,所以这个项目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但是后来发现网上有很多监控画面,都是实时在线的公共视频,足够丰富。我们的工作团队使用20台电脑24小时收集这些材料,还跟踪屏幕上的人和事。最终,我们从监控视频中成功完成了这项工作,这并不容易。我们下载了超过11000小时的信息。

《蜻蜓之眼》:我们每天都会被监控摄像头捕捉300次插图2孩子:我看了电影,很震撼。这部电影展示了监控下的社会现象。自始至终,神的出现,来自佛的眼睛,人类社会,人的愚蠢和脆弱,这样的主线,这种佛家的表现是很自然的。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拍这样的电影?

徐炳:我第一次决定用监控录像拍电影,是因为我看监控录像的时候很震惊。它有一种没有实现的真实状态,不同于所有的情节。监控为我们提供了上帝的视角,同时也能看到现实的残酷。

在我们团队工作一段时间后,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就是出门特别小心。在现实世界中,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逻辑和知识。其实这部电影有更深的意义。佛教其实不认人体,我们人体一文不值。所以电影里的男女主角是由很多人组成的。这些不同的人和两个主角是什么关系,是来世的关系还是灵魂占有的关系,两个主角是否存在?这项工作实际上更深入到了监控的局限性。

《蜻蜓之眼》:我们每天都会被监控摄像头捕捉300次插图3孩子:我注意到这部电影除了音乐还有很多复杂的声音。你想知道怎么做吗?

徐炳:这部电影在声音方面做了很多努力。早期监测的音质不好,所以我们这里用了20%左右的监测自然声,在此基础上增加了更多的声级。即使我们匹配声音,我们也希望它看起来像自然的空声音。我们很难识别图像中的人物,所以我们希望声音能帮助观众识别人物。

孩子:我看过你以前的作品。这部作品在你的艺术追求上和之前的作品有什么关系吗?

徐炳:谢谢你知道我过去的作品。虽然这是一部电影作品,但仍然是我的艺术作品。虽然我过去的作品形式与这部电影不同,但我仍然可以找到关于我内心艺术形式和思维方法的线索。其实我一直热衷于用身边的一些真实材料去创造一个巨大的事实,这其实是虚幻的。和我的很多作品一样,比如它背后的故事,它是一幅非常美丽的古代山水画,由很多垃圾和树枝组成,但这幅画根本不存在,因为它不是用画布或宣纸做成的。它实际上是一个影子,一幅由空中的光影产生的画。

《蜻蜓之眼》:我们每天都会被监控摄像头捕捉300次插图4孩子:请问这部电影有可能在电影院上映吗?

徐炳:其实我最开始是想去看电影的,这样作品的强度对比特别大。他是一部电影,但也是一部很难定义的电影。我不知道我现在是否能去电影院。目前我们还在找电影里脸清晰的人,因为肖像权。同时,我们制作了一部纪录片,将在美术馆展出。

镜像DOC

(ID:pjw-纪录片)

将微信♀aotujing-doc加入纪录片分享群

用图像和文字关心普通人的生活

Http://weixin.qq.com/r/z0UkPCjEM3VMrWxf9xDd(二维码自动识别)

遵循长码或扫描码。

凹凸光影原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吉安南娱网络传媒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anyu.com/qyl/11745/

青娱乐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